Welcome to visit our website
Search:

别让黄沙水产市场步后尘

择留守玩具城的店铺与玩具城一样冷清,无人问津。

  全球最大的玩具中心,已然是一句空谈,当初的设想也已经落空,留下商铺业主与开发商、修改规划的政府部门之间的纠缠。市人大代表丘育华认为,当初的规划定位就是个错误,“市场的形成有自身的规律,当初玩具城的构想,是政府主导要把一德路玩具市场搬到郊区,商家并不情愿。”而广东商学院流通经济研究所所长王先庆表示,事实上,广州这样的案例不只这两单。黄沙水产市场也已列入搬迁日程,丘育华呼吁,千万别让黄沙水产市场成下一个“玩具城”。

  矛盾一筐

  规划局调了规划业主称不知情

  据业主介绍,看到二期的房子建起来了,才知道开发商改了规划。跑到广州市信访局和广州市规划局,才知道这个修改的规划,是经过了批准的,进行了批前公示,也就说规划是依法审批的。对于业主质疑玩具城规划更改之事,市规划局就表示,经广州市规划委员会同意,的确调整了玩具城二三期的控制性详细规划。

  2009年依法调整了后期规划

  “我们看到二期的房子建起来了,才知道开发商改了规划。事先都不知情,当年就是冲着玩具城的整体规划来的。”业主庄先生称自己为“毛绒玩具创意、设计、制造专家”,一直致力做玩具生意,2004年,他花了160万在玩具城一下买了两个铺,打算在这里做大自己的生意。

  2012年和2013年,看着刚起来的高楼,业主以为开发商擅改规划,几位业主代表多次跑到广州市信访局和广州市规划局投诉。让业主窝火的是,“我们去年信访,规划复函说建起的两栋楼改了规划,今年再去信访,告知全部改了规划,当初为什么不全告知我们?”

  广州市规划局2012年5月25的穗规信380号)此前进行了公示,是依法审批的。“我局对项目规划方案进行了现场公示和网上公示,已履行了告知义务。”

  玩具城地块性质未变不可能建商品房

  而针对业主反映的二三期实质就是商品房,广州市规划局则表示,地块性质未变,依然是商业办公功能,因此不存在业主反映的调整为商品房的问题。

  “以为只有两栋楼,谁知到后来又建了好几栋,和当初答复给我们的不一样啊。”2013年初,看到又建多了几栋高楼,业主代表再次去到广州市规划局信访,此次被告知的是,所有新建的楼盘的规划都是2009年修改的。

  广州市规划局2013年4月24日答复的穗规信【2013】81号表示,所有高楼都是按照穗规批【2009】380号的方案审批的《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而针对业主质疑为何2012年不一起告知,答复意见显示:因为当初业主仅咨询了在建的两栋高楼。

  “规划局在自己的网站和”死城”一样的玩具城张贴公示,我们业主哪里知道啊。”庄先生慨叹。

  人大代表 当初的规划定位就是个错误

  造成黄埔玩具城目前问题重重的根源在哪?对此,市人大代表、市民营企业商会副会长丘育华分析,当初的规划定位就是个错误。

  二三期建起来也可能是死城

  针对玩具城现有的矛盾,丘育华表示,按照规划部门的复函,虽然开发商更改规划是有合法的建设工程规划许可,但是没有兑现最初的规划,业主的合法利益没有得到尊重,也算是一种违约,应该跟一期业主进行理性谈判,给予一定的补偿。

  不过,丘育华表示,即便黄埔玩具城二期、三期兑现当初的承诺,把“城”建起来,也可能是死路一条。从开发商的角度,修改规划可以避免更大的损失。丘育华解释说,传统的批发市场今后将会在电商的巨大冲击下进行转型,商铺主要转向展示功能,“有些网上交易会有问题,比如一德路的干果海味,一定要品尝或者看,网上交易有难度,但是像玩具等生活必需品,应该会转向电商。”

  政府主导的成功案例不多

  丘育华表示,一个新的市场的形成,是有自身的规律的,通常要有两个必要的条件,一是市场的自发意愿,另外是有龙头企业,带动行业整体的集聚,才有可能成功转型升级。当初玩具城的构想,是政府主导要把一德路玩具市场搬到郊区,商家却不情愿。“市场的形成需要时间沉淀,在全国各大城市都有这个问题,政府主导的成功案例不多。”

  经济专家 没尊重商业规律导致失败

  针对黄埔玩具城的现状,广东商学院流通经济研究所所长王先庆表示,当初玩具城的决策和规划都有问题。目前,无论规划部门、商家是否承认是“住宅”,实际上二三期就是“住宅”。规划部门强调土地的“商业性质”没变,只是改了规划,是“掩耳盗铃”而已。“谁说商住办公的公寓就不是住宅了,人家25年期,集体房出租没产权的,也是住宅。”王先庆表示,玩具城后期改规划,不但对已经购买商铺的小业主不公平,对其他开发商也不公平。

  “由于没有尊重商业的规律,没有考虑行业发展的基本要求,所以失败了,好心没有做成好事。”王先庆表示,事实上,广州这样的案例不只这两单。

  提出警示 别让黄沙水产市场成下个玩具城

  广州考虑搬迁的传统市场并不在少数,有黄埔玩具城的前车之鉴,市人大代表丘育华表示,“千万别让黄沙水产市场、中大布匹市场成为下一个玩具城,否则不仅商家受损,产业链不能实现升级,还影响政府的税收,没有赢家。”

  黄沙水产市场搬迁一事今年再度喧嚣纸上了,甚至已经列入议事日程。丘育华分析,黄沙水产市场的经营有几种模式,一是本身的批发模式,还有周边食肆的经营模式,食肆和水产批发商之间亦有互动。后来,老百姓也自发前来购买抵食的海鲜。这是经过十几年的沉淀才发展起来的。如果要搬迁,一定要将以上的因素都考虑进去。此外,“规划选址等,更多要考虑交通运输的便利性,市民会否愿意去,冷藏库等配套是否完善等,不要再出现车一进来就堵死的问题。”

  “黄沙水产市场和黄埔玩具城还是有些不一样。”广东商学院流通经济研究所所长王先庆全程参与了黄沙水产市场搬迁一事,他表示,后者是政府有关部门硬要把一德路的商家赶过去,但实际上一德路还在,而黄沙水产市场的搬迁,经营方和商户是一个共同体,“我全程都参与协商,黄沙水产市场的转型升级,是要打造专业市场转移升级的样板工程的。”就黄沙水产市场的最新规划有无修改,王先庆表示不便透露。

  • 更新时间:2013-10-08 22:42
  • 发布者:Wencheng
  • 分享到:
  • FAST NAVIGATION
    THE LATEST CASE
    13926046590